关闭
用户名:
密码:

哈尼族姑娘节

发布者:张淑丽 浏览量: 点击收藏

哈尼族姑娘

  在哀牢群峰的怀抱里,有一座美丽的山峰,峰顶生长着两棵挺拔的栗树,枝叶繁茂,树枝交叉错叠,把两棵树紧紧地连在一起。从弄梅后山远远望去,神像一对情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清风徐徐吹来,树叶发出一阵阵响声,像在哀泣内心的冤屈……

  在云南省腊车地区,有一个哈尼族寨村,村里的哈尼人虽然世代辛勤劳累,但仍然终年饥寒,每年向土司交的租压得他们抬不起头。加上旱灾一年连着一年,田里禾苗燃得着火。生活十分艰难。

  村里有一个姑娘,人们称她生得花一样美的姑娘。她能歌善舞,在山路上,在密林里,在田间,在村旁,常常传出她一串串悦耳的歌声:

  乡亲们哟,

  是水牛引路,我们的祖先在这里落脚,

  牛棚上盖起我们的住房,

  这不是祖先的过错,

  是土司的租税比牛毛还多。

  乡亲们哟,

  水牛爱在的地方我们爱在,

  这里的土地养育了我们子孙万代,

  不要怪祖先在这里建寨,

  是无情的天灾给我们带来灾害。

  ……

  织布的大嫂停下梭子,耕地的大哥丢下犁铧。姑娘的歌声深深印进大伙的心田。人们管她叫像花一样美的姑娘,反倒把她车有妹的真名给忘了。

  姑娘是个苦孩子,六岁去放鸭,八岁去放牛,十岁学砍柴,十二岁学栽秧,风雕雨磨,反而使她的面孔越来越俏:尖尖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弯弯的眉毛下长着两只星星一样明亮的眼睛,大大的包头下藏着乌黑的头发。她的皮肉又白又嫩,据说旁人能看到她咽下喉咙的青菜。

  花香引来乱蜂子,漂亮的姑娘惹来了祸害。

  姑娘美丽的名声,越传越远,传进了土司的耳朵里。九个地方的土司向她求婚。九个土司请媒人,一天请一个,三天二十七个;一天来一回,三天二十七回。花一样美的姑娘一一谢绝了。

  山鸡只能配山鸡,山鸡怎能配狐狸,姑娘早已爱上塔沮的盘田能手龙则。

  九个土司不甘心,都想得到花一样美的姑娘。他们有的抬来金银,有的抬来首饰,有的送来绸缎,有的送来绫罗。可金银打不动她的心,绫罗难使她转意。

  土司还是纠缠不休,姑娘怨恨极了,只好说:“各位土司的媒人,请回去告诉你们的主人,我一人难遂众人意,一花难让众人采,等到二月初二日,你们都可以牵着高骡大马来接我,但不能在路上留下马蹄印。谁能做到这些又最先到我家,不论贫富,我就嫁给他。”媒人只好悻悻而去。

  姑娘捎信给自己的情人龙则,把一切告诉他。

  到了二月初二这一天,土司只得照姑娘的话,拉着骡马来了。为使不在路上留下蹄印,富有的土司们有的用白布铺路,有的用毡子垫道,有的用牛皮铺路,有的用绸缎垫道,结果走了半天,还没走到姑娘家。只有龙则,从塔沮出发,用棕片包了马蹄,很快就到了姑娘家。

  花一样美的姑娘跟龙则走了。他俩告别了前来祝贺的乡亲们,同坐在一匹马背上,向龙则的故乡塔沮走去。

  到了岔路尔门阿堵地方,遇见了九个土司的人马。土司们见美丽的姑娘已同龙则在一起,个个火冒三丈高。

  送亲的乡亲紧紧围住龙则和姑娘,向土司们哀求道:“老爷们,按照姑娘预约的话,今天谁先进了她家的门,她就与谁成亲,龙则最先牵着马进了她的家,就让他们成亲吧,你们有的是金银、粮食、牛羊、肥田,去找另外的美女吧!”

  土司根本不听,扬言要是这些穷乡亲再多嘴,不把姑娘交出来,就要乱杀乡亲,烧毁他们的家园。

  眼看无辜的乡邻将要遭受一场灾难,姑娘的心啊似油煎,绝不能为我一个人,让乡亲受难。她劝乡亲们赶快走,不要管她和龙则。

  乡亲们都不愿离开他俩。姑娘只好去请阿波,苦苦劝说道:

  尊敬的阿波哟,

  你是哈尼的前辈,

  你是村里的长者,

  你点一点头,

  你开一开口。

  蜜蜂做窝,蜂王做主,

  群羊上山,头羊领先。

  不要让寨里少一根茅草,

  不要让寨里丢一个石头。

  老阿波泣不成声,说道:

  姑娘哟,

  打狼要靠钢刀快哟,

  打虎要靠人心齐。

  土司的心凶狠又歹毒,

  怎忍心丢下你二人。

  众乡亲围着姑娘和龙则,难舍难分,齐道,

  姑娘哟,

  高高的山峰箭儿射不穿,

  河里的水哟刀儿砍不断;

  同住一个寨里的姊妹哟,

  你的情意我们永远记心间。

  是你的歌声招来春风,

  吹绿了层层梯田。

  你不在了,鲜花不开罗,

  你不在了,鸟儿不唱罗,

  我们多么难过。

  乡亲们含着泪水,离开了龙则和姑娘。

  乡亲们一走,龙则拉着姑娘的手说:

  心上人哟,

  秧鸡走路过田埂,

  白鹇走路穿松枝,

  九十九条路都不要走,

  我们去穿树林,

  离开土司远走吧,

  像天上的云无影无踪。

  苦命的人哟,

  不学喜鹊做窝占高枝,

  只学麻鸡做窝在草根。

  她对他说:

  不能啊不能,

  山上毒蛇处处有,

  世上恶人数不清,

  只要我一天活在世—上,

  土司就要为争我而引起战争。

  有多少百姓丧命。

  要有多少乡亲遭灾。

  要毁坏多少村寨,

  要踏平多少良田。

  天下的路无数条,

  没有一条是穷人的。

  只求你在我的面前,

  把我埋到地下……

  龙则点了点头,在姑娘的面前猛刨土坑。龙则刨哟,像刨着心肝一样疼。

  艳丽的鲜花就要埋在地下,明亮的珍珠就要埋在地下,龙则的心,象刀戳一样难忍。

  坑刨好了,姑娘跳进土坑,龙则飞快她向坑中填土……

  九个土司看见龙则活埋花一样美的姑娘,同时命射手射死龙则。顿时,千百支箭飞向龙则。龙则只把土掩到姑娘的半身,就被射倒了。

  姑娘见龙则惨死,泪如泉涌。泪水落地,化成一股泉水,名叫尔门阿堵。姑娘也闭上了眼睛,紧紧地依偎在龙则身旁,悲痛而死。

  后来,乡亲们把龙则和姑娘的尸体捡起,为他们送来丧品:弄卜的彝家送来绿衣,金竹林的瑶家送来蓝裤,塔沮的亲家送来紫红花边,坝子里的傣家送来黑辫;女友送来花裤带,老人送来绣花鞋……敲起锣、吹起号,人们把姑娘和龙则安葬在腊车后山一个高高的山岗上。不久,山顶长出两棵相连的栗树。

  直到现在,腊车人不喝尔门阿堵泉水,说它是姑娘的眼泪化成。清清的泉水不尽的流淌,流进故乡的层层梯田。

  每逢夏历二月初二,腊车人就抬着猪肉和染黄的糯米,到后山那两棵栗树脚下去野餐,唱歌跳舞,过“姑舞节”……

  此刻,合着姑娘们的舞步,伴着小伙子们的琴声,粟树沙沙作响,花一样美的姑娘好像又来到人们中间……

  

  

  车克斗(哈尼族)讲述

  李荣光    采录

上一篇:
下一篇:

0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