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民族工艺 > 民族工艺品  > 详细页面

仿古牙雕非遗传人戴德裕:用匠心和热爱,让珍贵文化跨越时空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冯秋红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21日 浏览量:

  或许是因为自幼跟着父母下放沭阳劳动十年的经历,南京仿古牙雕省级代表性非遗传人戴德裕的身上,始终葆有着质朴、勤奋与草根情怀。近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走进这位牙雕大师在江宁的家,听他说“最痛苦的时候莫过于看到好料却没有钱买”、“最欣喜的时候莫过于刻出一件满意的作品细细欣赏”……那份专注与热爱,令人动容。

  一份热爱

  用高超技艺触摸唐风古韵

  《唐人击鞠图》、《唐女游春》、《将进酒》、《唐马》、《胡人戏象》……唐风古韵,是戴德裕仿古牙雕创作的一大题材。奔跑的骏马、神情飞扬的人们、马上弹琵琶的仕女……每次雕刻这一类作品,都仿佛触摸到盛唐时代,令他油然而生民族自豪感,“我要表现的是那份精气神。”

唐人击鞠图

五花马,鬃毛剪成五瓣

  看到戴德裕雕出的唐马,仿佛看到盛世唐马穿越时空奔腾而来,极其浪漫优雅,充满英雄气概。为了能够刻画出唐马刚猛遒劲、超迈潇洒的飘逸之姿,戴德裕在选料和塑形时十分注意刻塑马儿的线条和比例,要在舒展的姿态中表现良骏的气势如虹。而细节更是再三推敲,马的纹饰、璎珞、“杏叶装金辔”的华丽装饰、缚起来如弯钩上翘的尾巴,都美得让人心醉。唐马的特色之一是马鬃剪花。李白《将进酒》写道:“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这里说的五花马便是指将鬃毛剪成五瓣的马。在戴先生的柜子里,五花马咬蹄而立,气势不凡。

唐女游春图

将进酒

  《唐人击鞠图》动感十足,两位乘马挥杖抢球,一位迎面应战用杖端稳稳接球,个个生龙活虎、场面张力四射;《唐女游春》,一路弦歌一路春花,马蹄“得得”羌鼓“咚咚”,好一幅豪情欢快、兴犹未尽的游春归来图;《将进酒》,李白醉卧马群,放浪不羁,激情迸发如江河流泻……凭借出神入化的牙雕技艺,戴德裕得以邂逅风流洒逸的盛唐,与璀璨迷离、万象纵横的盛唐文化近距离对话,他仿佛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灵感。

  而越深入,便越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值得挖掘的内容很多”。他说:谈到鉴赏,其实这是一个手工艺人和群众的审美产生共鸣的过程,作品就是连接我们和群众的中介。“仿古牙雕是一个集美术、雕塑、文学性于一体的作品,要有深厚的美术功底和雕刻技艺,同时还要熟知传统文化,对日常生活敏感,这样才能捕捉创作灵感,做出来的东西也更容易让人感受到真诚和自己的想法。”比如《工艺鸟笼》、《福满人间》、《和为贵》,都是突出了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吉祥主题,也是盛世和平、安定、幸福的象征。

  十分匠心

  南京牙雕最擅“仿古”

  中国牙雕艺术可以上溯至新石器时代,历经千年传承,至明清达到鼎盛。发展至现代,随着各地牙雕艺人交流切磋、取长补短,逐渐形成了以仕女见工的京津,以镂空称奇的沪上,以牙球见精的广州,及以仿古见长的金陵等四大产地。

  据戴德裕介绍,南京牙雕最擅“仿古”,依靠着色和裂纹,表现出厚重的历史感和悠长的时间感。他一件件展示给记者看:蝈蝈笼,看上去像篾子编织一样,但颜色其实是做上去的,“南京牙雕在综合了古代和各地牙雕染色、煮色、涂色、熏色等各种手法的基础上,终于研制成功了自己一套独特的作旧技艺,作品不但呈现金黄的古旧色泽,而且有自然的裂纹,艺术效果与文物更为接近”。镂空雕《提梁卣》,上中下三层都可以动,上面的裂纹也是做上去的,“牙料有自然纹路,剖开后有顺丝和横丝,经风雨和日晒,或存放年代久远,会出现裂纹甚至破损,犹如宋代哥窑开片裂纹的自然美。南京牙雕掌握了一套各种开裂纹的技法。所开裂纹不影响主体形象,使作品古朴厚重,更具历史感和欣赏性。”

提梁卣

  “眼到、眼准”,再加悟性和手感,以及常年的熟能生巧,他对雕刻技艺之圆雕、立雕、浮雕、镂空雕、线刻等技法皆能得心应手。现场他展示一件印章鸟笼,鸟笼里面有两只小鸟,站在树上,上面是树叶下面是树根,两个小眼睛甚是灵动,工艺之巧,巧夺天工。一件作品,他常常要雕上三个月左右时间。

  原材料十分珍贵。在戴德裕看来,“象牙刚柔相济,不是太硬也不是太软,拉成丝不会断,可以编成席子,是雕刻里面比较适合表现的材料,有白色黄金之称”。”传统的象牙已经绝迹,牙雕行业一度凋零。进入21世纪,大批牙雕艺人转向以猛犸牙作为替代,终使这门古老的技艺再次获得传承和发展。猛犸象的门牙,俗称“古象牙”,又叫万年象牙,比现代的象牙大,母象的象牙普遍在1米5至2米。而公的猛犸象象牙平均长达2米2至2米5。猛犸象牙多为上百万年前化石,多储存在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的冻土和冰层里。每次看到好的象牙,戴德裕都有“流口水”的感觉,有时东挪西借也要把原材料买回来。问他最痛苦是什么时候?他叹息:“就是看到好的象牙却没钱买呀。”

  一种坚持

  希望找到合适的传承人

  回过头来看戴德裕的成长之路,一路磕磕绊绊,甚至一度面临绝境。

  戴德裕出生书香门第。父亲戴祖勋,懂得版本学,会修补古旧书店,一直在古旧书行做事。跟着父亲,戴德裕看了不少“小人书”。6岁,戴德裕跟着父母兄长下放到沭阳,16岁回到南京。“兄妹7个,我最小。我哥哥做牙雕。南京有个象牙雕刻厂。”大哥戴德生26岁下放之后一直做泥塑,或者用木头刻一些东西,耳濡目染之下,戴德裕对手艺产生了浓厚兴趣,“我祖父也是手艺人,血液中的承传,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兴趣。”

  1979年他进入南京工艺雕刻厂学习彩绘泥人工艺,后学习象牙雕刻及仿古技艺。在厂里他呆了7年,下料、出坯、雕刻、装配、打磨、扦光、熏色、开裂纹、贴金……他什么都学,最后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复合型人才。这也是他最后能独立出来,成长为高级工艺美术大师的原因之所在。“学牙雕,每个环节都得学,每个环节都需要漫长的时间。比如开片,就很难,一张卡纸那么厚,不能跑线,0.8毫米上面做文章,手感没个一二十年练不出来。”所以,他也坦率告诉一些想跟着自己的年轻人,“当爱好可以,用此谋生不现实”。

  进入90年代后不久,南京工艺雕刻厂的牙雕停产。“工厂停产,突然失了业。由于失去象牙雕刻的材料,即使你拥有再好的技艺也用不上了。下岗、失落、迷茫……”痛苦之中,戴德裕和夫人搞起胎毛笔的制作。胎毛笔有道工序是在笔杆上雕刻纹图,与牙雕有异曲同工之处。这样过了十年,到了2000年,情况有了好转,出于保护传统工艺象牙雕刻技艺的需要,相关主管部门对象牙制品制作和销售实行有限开禁。2006年,国家文化部和各地文化管理部门,大力开展对非遗文化的保护和抢救工作,传承数千年的中国牙雕技艺得以焕发新生。

  2007年,南京仿古牙雕被南京市人民政府列入首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3年,江苏省文化厅授予牙雕工艺美术大师戴德裕“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仿古牙雕代表性传承人”的称号。那么,这是他最高光的时刻?出乎意料,他很朴素地说:“最高光?就是最欣喜的时刻吧?就是看到成品细细欣赏的时候。”

  在戴德裕看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沧海遗珠,正是因为一代又一代的手工艺人用热爱坚守着,才让这些珍贵文化跨越时空,有机会让我们听到、看到甚至用到,让我们与历史文化近距离对话。谈到未来的愿望,他很郑重其事地说:“希望能收一两个徒弟,传承很重要,找到合适的手艺人、传承人,对文化有很重要的意义。所以我现在经常跟学生互动、到高校讲课,做好传帮带的工作。”

作者:冯秋红

  资料来源:中国新闻网

  https://www.chinanews.com.cn/cul/2021/12-11/9627751.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